广新网 > 生活 > 文化 > 浏览文章

一世一语慰初心全本资源 赵禹怀和叶简的故事 免费下载

2018/8/21 21:09:22 来源:互联网 作者:洗洁净 
0

一世一语慰初心免费资源

    一世一语慰初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一世一语慰初心结局是什么?《一世一语慰初心》是一部很好看的耽美小说,主角赵禹怀 叶简。他不是gay,他只是爱惨了这个男人。

http://web.fazineixin.cn/files/article/image/13/13961/13961s.jpg

      正文:  “滚开!”
  “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下着雨的寒冷季节,那十二层的高楼栏杆上叶简站在上面。冷风刺骨,那单薄的身影摇摇欲坠。他看着那下面如同蚂蚁一般的人,笑着笑着却突然哭了。
  没有人知道那么瘦弱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会站在那么高的地方,那苍白的脸上更是带着绝望而又痛苦的笑。
  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爱了七年的男人,就在三年前将正常的他亲手送入了精神病院。毁了他所有的一切。
  他并不是钙,却爱惨了那个男人。
  爱到卑微,爱到可笑。
  那纸鉴定书被他撕的粉碎撒了下去,破碎的纸片落在了那才接到电话赶来的赵禹怀脚边。
  “赵禹怀,三年的债我还够你了。你再也别想折磨我了。”叶简张开双手,看着下面,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他在人群中,他总是能够第一个找到他,从过去到现在,未曾改变过。
  “叶简,你所做的一切让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再也别让我看见你,看见你我就恶心。想要我原谅你,好啊,那你去死啊。”
  这是三年前在那场葬礼上他爱了七年的男人对他说的话,从此他就被推入了这个生不如死的地方。
  如今,他选择死了。
  如他所愿。
  赵禹怀如果我死了,你会在我坟墓上哭泣吗?
  你会吗?
  不,你不会……你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哪里还有半点心。
  叶简闭上了眼,如一只破碎的风筝一般从高空坠落下来。
  以前的种种在脑海中一点点浮现而过,他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苦涩笑:“赵禹怀你个混蛋,我爱你。”
  “叶简跳楼了!”身后的看护人员一片惊慌,等他们冲过去的时候叶简已经跳下去了。
  他像刚刚那碎纸片一般从上面掉了下去,那一刻赵禹怀也慌了,他看着更加瘦弱叶简脸色还有些发白。
  幸好……
  他落在了救生垫上,确定他还活着他这才松了口气而后他一把抓住叶简的衣襟眼底是一片暴戾。
  “叶简,你以为死就能解脱了吗?你做梦!你这么想死是吗,我会让你更加生不如死!”
  叶简看着他,三年过去他仍旧不变的英俊。只是说的话却比三年前更加狠了,叶简苦涩的笑着。
  “你不是说我死了,就会原谅我吗?”叶简笑着却比哭还难看,他从不觉得自己错了,可是这一刻他宁可他错了。
  三年了,若是他真的有心一定会发现那件事的端倪,可是他至今没有找出真相还他清白。哪怕他多相信他一点,都不会演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然而他宁可信别人也不听他一句。
  他被他扔在精神病院,正常的他也快被这里面的人给折磨疯了。
  更别说还要一直忍受所有人的冷言冷语。
  他说叶简你没有心,不知道痛。
  可是他痛,这一千个夜里他几次想要轻生解脱可是一想到只有他一个儿子的父母,怕他们痛苦怕他们难受,他都忍了。
  然而就在今早他从看护那得知了他要结婚的消息。
  三年前他把他们的约定变成了葬礼,如今又要和别人结婚了吗?
  从未如此痛过,要他把他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拱手让人。
  他,宁可死!
  “你终于承认了是吗?”赵禹怀发狠的钳制住他的下巴,眼神骇的要杀人一般。
  “是,我承认,我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才会变得这么低贱的被你折磨着。赵禹怀你不就是想要我死吗,我死给你看还不行吗,你还想要我怎样!”
  赵禹怀盯着他忽然冷冽的挽唇笑了:“你这么想死是吗?好啊,那就让你父母都跟你一起下地狱!”
  “赵禹怀!”叶简慌了,这三年中唯一支撑着他活下去的就是他仅存的两个亲人了。他朝着赵禹怀一巴掌拍了过去,“你还是人吗!”
  那张冷峻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五个手指印,被激怒的恶魔变得更加可怕一声寒气尽数绽放:“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不是人,叶简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酿造的,怪不得别人!”
  洁白的纱幔在风飘动着,那教堂前还站着一个穿着婚纱的新娘。她在看到叶简的时候眼中充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
  “阿怀。”左曼叫了一声,然而赵禹怀直径将她推开,当着众人的面将叶简带进了原本是他和左曼举行婚礼的教堂里。
  “阿怀,你要做什么。”然而不管左曼这个准新娘在门口怎么叫,那紧闭的房门没有丝毫动弹。
  “还记得这里是哪里吗?”不理会门口的喧嚣,赵禹怀一把将叶简给丢在地上,那漆黑的眸子里盛满了讥讽的笑。
  叶简缩紧了手,他怎么会不记得。
  这里是他们三年前要约定要一辈子在一起的地方,那日他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穿着他专门定制的礼服,带着最闪耀的戒指,站在这最神圣的地方。
  哪怕这只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朝圣,对他而言却完全足够。
  他一直在等,等着和他相爱七年的男人赵禹怀进门。
  然而却不想最终等来的却是满脸戾气的赵禹怀,还有抬着惨不忍睹已经被烧焦了的赵眉儿的尸体。
  闭上眼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在赵眉儿死前的那一晚的模样,明明前一刻还是那么嚣张的一个人,竟然变得那么的血肉模糊没了生气。
  直到现在他死前的一幕幕还刻在他脑海里。
  新婚前夜,他在这彩排却被人叫上了车,那车上是穿着靓丽服装的赵眉儿,她坐在驾驶座上带着墨绿色的墨镜一看到他就充满了怒火。
  “叶简,你真不要脸。”
  叶简才坐下,赵眉儿就恨恨的骂了一声。其实叶简和赵眉儿根本就没有太多接触,她上的是最高档的贵族学校,去的也是大品牌大公司。如果说她是宝石,那叶简就是那微不足道的砂砾。
  “叶简,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骗的我哥?我哥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种人。你跟曼曼姐比起来根本就毫无可比性。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算哪根葱竟然从中作梗?”
  叶简微微抿唇沉声道:“爱情不是用金钱就可以衡量的。”
  他是穷,但是他穷的有志向,他不偷不抢一直在努力着。他也明白和赵禹怀正式宣布在一起意味着什么。可是不管再难听的话,他也早就下定决心要和他在一起。
  “哦,我明白了。”赵眉儿冷笑着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叠支票刷刷刷的就在上面写下了一堆数字后啪的一声丢在了他身上,“这些钱够你一辈子了,做人要识时务一点。你不就是为了钱吗,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就休想嫁给我哥!”
  叶简收紧手,细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那张脸上带着最后的倔强,“我不要你的钱。”
  “不要我的?不就是想要我哥的吗,叶简你怎么就这么贱。明明曼曼姐都快和哥哥订婚了,你算什么竟然敢半路杀进来。”赵眉盯上了叶简手上的戒指更是气愤的一把抓过来,扔了,
  “还有,你一个男人竟然想进我们家门?我哥真是脑子进水了。”赵眉儿气愤极了,说话越发难听了,“叶简你自己一点脸都不要了是吗?你这死钙谁不好惹,偏偏勾引我哥,我哥跟你这种人可不一样,他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你为什么非要让我哥陷入丑闻中?”
  叶简身体更是颤抖不已,她的话一句句如同一把利刃狠狠的刺穿了他的心。
  “我劝你最好死心,只要我赵眉儿还活着的一天,你就休想嫁给我哥。这么想嫁给我哥是吗,可以啊,有本事你踏过我的尸体让我哥娶你啊。”
  有本事你踏过我的尸体让我哥娶你啊。
  这句话成了叶简的梦魇,只要一闭上眼,一看到洁白的纱幔,他就总是想起赵眉儿死前那一晚那嚣张的话语。她的话成真了,她是死了,可是她哥并没有娶他。而是恨不得拆了他的皮饮了他的血。
  “想起来你是怎么在我妹妹车上动的手脚了是吗?”
  “还是让你想起了你害的我妹妹死的那么的惨不忍睹吗?叶简!”
  叶简回过神来,一抬头就是赵禹怀那张布满戾气的脸。他发狠的按住他的肩头,力度之大恨不得将他给捏碎一般。
  他捏紧叶简的下巴,说着世上最狠心的话,“叶简,你知不知道每看到你一秒都让我想起妹妹那烧焦了的尸体。每听到你的声音都让我觉得恶心。”
  叶简痛苦的拧着眉,赵禹怀却笑了。
  “原来你也知道痛,我还以为你是铁打的,叶简,你也知道痛是吗?那你可知道我失去我最爱的妹妹的痛苦。”
  赵禹怀愤怒的吼着,大掌落在了他俊逸的脸上,扼制住了他的双颊。
  “我也……痛苦。”叶简声音有些哽咽。
  他何尝不痛苦,他痛苦的是失去了妹妹,而他失去了全世界。
  “你为何就不相信我?你那么大的本事,只要你找人去调查一下……”
  “调查?”一提这事,赵禹怀更是火大了,他嘲讽的看着他说道,“叶简,我真的是看走眼了,竟然会找你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人回来。那日的视频还不能解释所有吗?到现在你还不承认就是你对我妹妹的车动过手脚?”
  叶简苦笑一声,他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然而并不相信他。
  “你既然觉得是我做的,何不送我去监狱,而是精神病院?”叶简扬唇一片苦涩,他真傻怎么现在才明白,“也是,让一个正常人去和一群疯子在一起,赵禹怀,这就是你报复我的手段吗?”
  在那里面除了要被一群疯子折磨,其他人全是冷眼相看,不停的嘲讽着他的取向。
  他不是钙从以前到现在都不是,只是唯独爱着他赵禹怀而已。
  那颗爱的炙热的心,却被他一次次放在板上一刀刀的割着,鲜血淋漓。
  “你做到了。”一滴泪从叶简脸上滑落下来,落入口中一片苦涩。
  既然如此,他要死,为何还要救他。
  看着落寞的叶简还有那带着死寂一般的黑眸,赵禹怀高大的身躯微微一震,发狠的捂住他的眼,“不要用你低贱的眼来看我。”
  “叶简,你所有的一切都不足够还我妹妹的债,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闭上眼看到的想到的都是你这幅恶心的嘴脸。叶简是你辜负了我对你的所有信任。”
  哗啦一声,他的衣服被他拉扯开来。
  他赵禹怀从不觉得自己取向有问题,可偏偏于他念念不忘,那份滋味仿佛已经刻入了骨子了一般,不管是谁都激不起他的兴趣。
  独独他叶简。
  哪怕和朝夕相处的左曼相处,他脑海里都会浮现出叶简那倔傲的模样。
  当然,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于恨。
  若不是叶简,他又怎么会这样,三年来他所有的痛苦,他要让叶简加倍还回!
  “叶简,你再敢找死,我会让你身边的所有人都生不如死。”他强行要着他,不管他有多痛苦,还在折磨着他。
  叶简抬着头,看着那天花板上精美的雕像,眼被泪水模糊了。
  门外是宾客满堂,门内是他和左曼的婚礼现场,然而他却选择在这要他。注定让他一辈子记住,这么羞耻的一天。
  叶简有些喘不过气来,他不想活,却也不能死。因为他了解赵禹怀,他说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左曼眼底带着一抹慌张,他没想到赵禹怀竟然真的去找叶简了,听到门里传出来那暧昧的声音,她恨恨然的握紧了手。明明今天是她和阿怀的大婚之日,叶简算什么东西。一个男人,竟然敢跟她抢人。
  她使劲的拍着那紧闭的大门叫喊道:“叶简你还要不要脸,从未见过像你这么恶心的死钙!为什么要纠缠着阿怀不放,叶简!”
  然而不管她怎么辱骂,那道紧闭的门始终关着。
  听着身边人的议论纷纷,左曼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竟然被一个男人毁了自己婚礼,这让她如何面对那些亲朋好友。
  现在所有人都在嘲笑她,竟然被个男人夺了风头,她不甘不服。
  左曼紧紧握住手愤恨的喊叫着,“阿怀,你忘了吗,他叶简是什么人?这个死钙不知道偷了多少人,你不要上他当被他骗了,别忘了,眉儿就是被他害死的!”
  那个男人动作忽然停滞,忽然他大手按住叶简。叶简触碰到他的眼神,呼吸一滞,心跳没由来的开始加快……


    

后续:《一世一语慰初心》全文已完结,如需阅读全文,关注微信公众号“条漫公子”或直接扫描下方二维码并回复书名《一世一语慰初心即可获取全本资源。

条漫公子.jpg

责任编辑:洗洁净
版权声明: 凡文章来源为"广新网"的稿件,均为广新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广新网",并保留"广新网"的电头及链接。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阅读延展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