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新网 > 生活 > 母婴 > 浏览文章

抑郁症的种子埋在童年——揭开心理杀手的面纱 你需要与这些大师对话!

2016/9/22 15:29:00 来源:微信公众号箭袋树 作者:闫晗 
0

  乔任梁把自己的生命指针停摆在离29岁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因抑郁症与这个世界告别,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用如此决绝、不给自己任何后路的赴死勇气,让抑郁症又一次赢了生命的拔河比赛。

  在他掉入到一个如宇宙虫洞般的抑郁世界之前发生过什么?翻开他的人生简历,这个从家境不太富裕的家庭走出、事母甚孝的乖孩子,做运动员,他是全国跳高冠军,国家二级运动员,做歌手,他是音乐比赛全国冠军,做演员,他担纲多部重量级影视作品,而这之外他还是上海电机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短短的一生,在众多不搭边界的领域都获得了卓越的成就,这些蛛丝马迹似乎可以揣测,成为各方面都如此完美的人,他必定走过艰苦的自我期许和苛求之路,而这样的苛求或许从童年就已经开始……

  美国儿童心理作家Pamela Paul在学龄前儿童也会得抑郁症一文中写道:抑郁症起先被当作成年人的问题,人们认为它源于童年,但不是在儿童身上出现的疾病。精神分析学认为儿童并没有出现抑郁的心理能力,因为他们的超我还没有得到充分发展。但了20世纪90年代,精神病学家开始意识到,抑郁症状可出现在8~10岁的儿童身上……

  警醒的号角已吹响,身处时间紧迫、空间逼戾的现代社会,当抑郁症成为一个愈来愈咄咄逼人的隐形杀手,为了保护自己、保护孩子,我们必须做些什么,就让下面这些大师来告诉你抑郁的真相和自卫的武器。

  1、丹麦电影大师:拉斯·冯·提尔(Lars von Trier)

  你要理解抑郁的世界:毁灭对于抑郁症来说等同欢愉。

  《忧郁症》(Melancholia)

  这是一部真正走入抑郁症世界的电影,没有之一,北欧国家的终年严寒,缺少光照使得这里抑郁症人数的比例远超其他国家,导演拉斯·冯·提尔本人就是一名丹麦抑郁症患者。

  一颗名叫抑郁的小行星撞击地球,致使世界末日来临的故事,隐喻抑郁者的世界,在地球毁灭在即,他们是最平静的人,因为他们的星球早已被无数次毁灭。

  连片子的主演邓斯特都是抑郁症患者,总是微笑的邓斯特完全不像曾经罹患抑郁症 ,就像永远搞笑的罗宾威廉姆斯,或者总是在镜头前笑的乔任梁,慢慢的大家才开始明白:其实抑郁症状的表现有一种就叫做微笑型抑郁,另外还有一种罕见的低危抑郁症,患者就是很喜欢笑,不能控制自己,脸颊总是充满笑容,也非常容易被别人给引笑……

  长达三小时的电影会将我们与抑郁症患者的世界无限逼近,如果你和我一样,在影片最终地球毁灭的时候却如释重负,那么大概我们都曾在某一瞬间理解并差点感染了抑郁症。

  看这部电影就像去那个叫做抑郁的星球做短暂冒险,虽然冒险但是值得。

  2、法国儿童精神分析大师:弗朗索瓦兹·多尔多 Francoise Dolto

  你要学会聆听孩子:要让成人对孩子想要成为的那个人有信心。

  她教我们去聆听孩子,也教我们与孩子坦诚相待。

  世界上第一位站在儿童视角进行精神分析,法国最负盛名的女性心理分析大师,多尔多一生都在儿童的精神世界里探索,我们所知道的弗洛伊德、荣格都是犹太人,而她则是犹太人以外第一个闯入精神分析领域的人物,当她完成执业资格考试正式开张心理诊所第二天,纳粹德国即占领巴黎,所以她的诊所开业之日也是关门之日,二战耽误了她的早期行医生涯,却给了她在战后生逢其时的辉煌,战后从农耕时代大家庭到工业时代小家庭的转型,以及工业时代双亲工作的无限忙碌模式开启,让儿童心理问题变成极大社会问题。

  多尔多作为法国儿童精神分析的奠基者,以女性的细腻为忙碌的父母提出解决之道:父母必须倾听孩子的欲望、要求,但目的不是为了单纯地满足他们,而是将他们作为本来的面目被正视。所以,重要的是,和孩子说真话,并且,一起说话。

  当教育、改变成为父母们执着的方向的时候,多尔多坚定地提出反对。聆听孩子的真实诉求,承认他们的本来面目,而不是如我们所愿地重新塑造他们。

  倾听之后的语言交谈也很重要:儿童是一种语言的存在但这种语言不只限于说出来的部分,行为举止、生理紊乱、需求平衡,都是语言,成人的任务是去聆听那些没有通过话语讲出来的东西。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声明: 凡文章来源为"广新网"的稿件,均为广新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广新网",并保留"广新网"的电头及链接。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阅读延展

精彩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