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新网 > 新闻 > 国内 > 浏览文章

武汉22岁护士被确诊后暴哭:“以前觉得爸爸更爱弟弟,原来我也是他的宝贝”

2020/2/25 16:08:22 来源:字节跳动医务人道救助基金 作者:未知 
0

“哪有什么白衣天使,

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

学着前辈的样子,

治病救人、和死神抢人罢……”

挂断和爸爸没有说完的电话,田梓接起了来自卫建委的电话,电话另一端传来的消息并不意外:核酸检测结果是阳性。

1月26日上午,还在持续发烧的武汉市第七医院的护士田梓先后接到了中南医院和卫建委通知核酸检查结果的电话,当听到“阳性”两个字时,这位22岁的姑娘几乎崩溃了。

接触了几百次病人后,发现被感染

2020年1月22日,伴随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疫情在全国范围内的暴发,武汉多家医院被指定为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疫情定点医院。其中就包括田梓工作的武汉市第七医院,接到通知后,田梓所在科室第一时间调整了所有医生、护士的值班表。

22日当天,武汉各大医院几乎都迎来了就诊高峰,武汉市第七医院也不例外。

“全是病人,整个病区都是满的,又没有床位,还有一些病人就躺在我们急诊那里,当时还碰上了抢救,忙疯了。”刚工作两年的田梓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即便在急诊工作,也没经历过这么长时间以分秒为单位的连轴转工作。

从22日当晚七点被安排值夜班开始,在满是病人的病区中,田梓片刻未歇地忙了三天夜班。连轴转的三个夜班里,田梓近距离接触了几十个病人,来回沟通几百次。

25日凌晨工作时,田梓感觉自己有些乏力,开始觉得自己就是连续工作被累的,想着等下班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但到了上午10点下夜班时,田梓开始咳嗽,并且有些发热。与田梓一起值夜班的护士长张姝看着田梓状态不对,给田梓量了体温,发现田梓已经发烧。张姝立即让田梓去做了核酸检测、肺部CT检查。

1月25日当天,鉴于田梓的病症表现,科室修改了值班表,取消了田梓的值班工作。护士长张姝都不知道这是被指定为定点医院后第几次修改值班表了,“科室排班因为这个天天改。”田梓说。

1月26日上午,还在持续发烧的士田梓先后接到了中南医院和卫建委的电话,电话通知田梓,她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虽然之前的肺部CT已经显示自己可能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但接到电话通知时,田梓仍然崩溃了。

谁都是被宠爱的孩子

“当时把我吓坏了,见着人就哭。”田梓觉得自己太脆弱了。

今年是田梓工作的第二年,1月26日田梓知道自己的核酸检测结果时阳性后,吓坏了,在医院里见着同事就哭。

挂断中南医院通知核酸检测结果的电话,田梓打电话告诉妈妈结果,是爸爸田越接的。在田梓眼中,爸爸是个严父,她甚至觉得爸爸心中的宝贝一直是自己的弟弟,自己在爸爸心中没有位置。

忍着哭腔,田梓和爸爸说了自己的检查结果。话还没说完,电话被卫建委来电打断,电话另一端传来的消息并不意外:核酸检测结果是阳性。

再次给家里打电话,这次接电话的是田梓妈妈。妈妈告诉田梓,刚刚挂了电话之后,爸爸是红着眼睛和妈妈说田梓染病的消息的。

田梓忍不住又想哭,这次不是害怕和崩溃,是觉得不仅弟弟,“我也是我爸的宝贝”。

即便长大了,走入社会工作岗位了,孩子也永远是爸妈心中的孩子,谁都是被宠爱的孩子。

当田梓告诉妈妈自己要隔离在家时,妈妈一句话让田梓终于忍不住又哭了:“还不如把你隔离在我身边,即便我也传染了,我也能看着你,心里安心。”

武汉22岁护士被确诊后暴哭:“以前觉得爸爸更爱弟弟,原来我也是他的宝贝”

田梓目前仍然在住院治疗

实际上,直到现在,田梓的妈妈都不知道她是住院治疗,电话里田梓和妈妈说的是隔离在家。第一次核酸检测阳性之后的两次复查,田梓都没敢和家里说仍然是阳性,反倒撒了谎,说自己从阳性变成疑似了,有所好转。

隔离治疗到现在已经20多天了,以前每天下班都会回家的田梓还是第一次离家这么久。

田梓家的冰箱里,还放着田梓隔离前和妈妈一起买的菜,田梓隔离不能回家,田梓的妈妈没有心思做菜,全家人一起吃饭时,只有田梓吃饭是最香的。

一起战斗在一线

面对这场战争,面对病毒这样的敌人,如果有选择,我们是否会愿意亲临战场,去面对无声无色的炮火?恐怕谁都不能给出肯定的答复。

对于田梓和家人来说,也都曾面临一样的选择。田梓是武汉本地人,作为家里的小女儿,是爸妈心里的宝贝,用很多爸爸对女儿都说过的一句话来说,即便田梓不上班,爸爸也可以养着她。

面对这次将会记录在历史上的一次疫情,田梓的爸妈也曾考虑让田梓回家。

早在21日疫情开始蔓延时,爸爸田越就曾让田梓妈妈和田梓说,疫情太严重了,不行就回家吧。虽然觉得自己脆弱,知道自己染病也崩溃大哭,但田梓觉得自己还是要上,自己是个护士,医院这时候最需要人,自己不能打退堂鼓。

田梓和妈妈商量后,拒绝了回家的建议。

1月23日,疫情越来越严重,武汉宣布封城。但当时武汉城内还没有全城限行机动车,这次换成了妈妈担心田梓。23日上午,田梓下夜班时,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说要来医院接田梓回家,觉得医院太危险了。田梓又一次拒绝了,没有让妈妈来医院。

两天后,田梓发烧、咳嗽。三天后,田梓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

还在隔离的田梓说,不后悔,经历了这次疫情,自己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等自己病好了,肯定还会去病区,去和自己的同事、老师们一起战斗在一线。

这其中,就有田梓的闺蜜左芳。

同样是20岁刚出头的左芳是田梓的同事,也是最要好的闺蜜,两个人连微信昵称都很相像。田梓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后就开始隔离治疗,这期间,左芳每天上班前下班后都会给田梓送吃的,“隔离治疗的日子里,都是她‘包养’的”,田梓说。

在2月6日来送饭时,左芳告诉田梓自己有点发烧,也开始咳嗽,但有点不太敢去做核酸检测。同时,考虑到当时科室的工作任务很紧,需要人员值班参与一线的“抗疫”工作,自己的症状又不是很重,左芳就不太想去检查。

原本觉得自己脆弱的田梓,这时候倒像是个大姐,开始给左芳“洗脑”,安慰和鼓励左芳去检查,并申请核酸检测。经过检查和核酸检测,左芳也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

田梓和左芳开玩笑说,我们这也算是一起经历过生死,有了过命的交情了。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声明: 凡文章来源为"广新网"的稿件,均为广新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广新网",并保留"广新网"的电头及链接。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阅读延展

精彩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