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新网 > 科技 > 智能 > 浏览文章

2019中国企业应该如何参与全球化

2019/1/24 13:49:08 来源:全球风口 公众号 作者:王煜全 
0

何帆:以史为鉴,转变思维,成就跨国企业

何帆: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经济学者.jpg

何帆: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经济学者


1. 真正的颠覆性革命发生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如果那时有CES展,你会看到电、电灯、最早的家用电器,你会看到铁路、火车、汽车、飞机、轮船、电话电报,你还会看到抗生素。那些东西塑造了我们的现代生活。今天CES展看到的新技术,至少从量级上还没达到那个程度。

 

2. 应用场景比技术本身更重要。很多革命性创新是首先从能够落地的、非常具体的小改进发展而来的,这比颠覆性革命听起来更靠谱。从历史进程来看,我们现在还在新技术革命的前夜,看到的是刚刚冒出头的新技术革命的萌芽,还没到前哨。前哨是王煜全老师带领大家要去的地方。

 

3. 中国公司一定要把自己变成跨国公司,一定要融入全球价值链。目前全球价值链面临两个新变化。一是,虽然全球化在退潮,但全球价值链依然存在,并在调整。中国企业的价值链会有一部分转移到其他国家,比如越南、马来西亚等地。二是,供应链在缩短,以前生产一个零部件的供应商,现在生产好几个零部件。在这个变化中,谁先站住脚,谁更能赢得后面的胜利。

 

4. 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不仅要跨越语言障碍,更重要的是深入了解语言背后的文化价值体系,提高对国外情况的熟悉程度。当你走出国门,要把原先的商业理念清零。成功经验还用得上,但开始的时候一定要清零,从零学起。

 

5. 未来会遇到越来越多无法预料的风险。走出去的企业家必须有更清醒的风险控制意识。在做业务规划、公司板块配置时,运用对冲思路是很好的方法。要想好你的PlanB。把失败锁定、量化,再做决策时,能更理性。准备好失败所需,剩下的就可以尽情创新、放飞利润。



吴晓波:AI、5G、汽车领域新机遇

吴晓波:AI、5G、汽车领域新机遇.jpg

吴晓波:著名财经作家


1. 人工智能对几乎所有产业都产生巨大穿透力,尤其对制造业、服务业的穿透力非常强。随着传感器速度、雷达速度的提升、传输成本的下降,技术对制造业的穿透力变大。企业综合运用人工智能、云服务、大数据等技术,基于一套相同的底层逻辑,既能为消费终端提供解决方案,又能为制造业提供柔性生产线、人机协作等解决方案。

 

2. 5G带来的新纪元即将开始。1999年3G网络推出,推动了互联网行业发展;2009年4G网络推出,推动了移动互联网发展;2019年是5G元年,将要实现万物互联。5G可能带给中国公司新的机会。中国公司参与5G标准制定,华为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5G设备供应商,中国成为全世界手机生产量最大的国家、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最快的国家。

 

3. CES的汽车展现在已经超越了底特律汽车展。中国去年的汽车产销量是2800万辆,位居全世界第一。全世界去年的新能源汽车产量是210万辆左右,其中一半是中国生产的。中国的很多高速公路建设、智慧城市建设或高架桥改造中,专门有一条车道留给无人驾驶汽车。这会对现有的很多业务模式产生影响,货物运输领域可能最先被改造。

 

4. 从地域来看,各大洲公司的表现不一样。亚洲公司在这一轮技术革命中表现非常激进。这种激进,一方面是因为中国、亚洲地区市场近几年的发展是全世界最好的。但激进的背后,实际上是因为基础技术核心能力的缺乏。相对来讲,美国公司表现得更加务实;欧洲公司在一些特别的领域里呈现出专业的技术能力。



刘润:识别技术发展阶段,跨越死亡鸿沟

刘润:润米咨询CEO.jpg

刘润:润米咨询CEO


1. 根据技术采用生命周期理论,消费者采用新技术的过程分成五个阶段,分别包括创新者、早期采用者、早期大众、晚期大众与落后者。上述五个阶段占整体使用人数的比例分别为2.5%、13.5%、34%、34%与16%。用这套逻辑来看待CES展上的产品,从产品背后看到技术的发展迭代,识别出技术所处的阶段,比只看到产品更加重要。

 

2. 有些产品处于第一阶段,它们激发了我们对于未来的想象力,贵在创新。比如带螺旋桨能飞上天的汽车。有的产品处于第二阶段,在某一个单点上有非常大的优势,总体上还有待优化,这类产品是早期采用者愿意买的。

 

3. 拜腾的汽车,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是,有一块超大屏幕,非常诱人,这一点是早期采用者特别喜欢的。特斯拉的跑车,也是要卖给那些早期愿意尝试新技术的人。特斯拉今天面临的真正挑战,是如何能跨越从早期采用者到早期大众的这条鸿沟。无数企业就是死在了这条鸿沟里。

 

4. 等到满街都是充电桩,电动汽车的所有售后服务问题都能解决了,才会进入早期大众阶段,这时才是电动汽车发展的开始。到了满街连加油站都没有了,晚期大众不得不买电动车的时候,就进入第四阶段了。

 

5. 另外一些技术,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比如几年前火热的3D打印,正在从早期采用者进入早期大众阶段。今天的3D打印跟5年前已经有非常大的不同,成本降低了很多,也就意味着商用的机会来临了。过去3D打印产品是to C的,在过去一年中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现在主要是to B,有很多廉价且高效的3D打印技术进入to B市场。



王煜全:看懂科技趋势,提升创新效率

王煜全: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


1. 明天是由昨天决定的。为了知道昨天是怎样的,最好知道整体的脉络。当我们能看到本质的时候,是能够把未来趋势看懂的。如果长期持续跟踪技术,技术发展的脉络是有迹可循、相对清晰的。

 

2. 几乎所有先进科技都来自高校,系出名门。科技需要在企业进行转化,这个世界是被企业家推动的,不是被科学家推动的,企业家比科学家更加伟大。瓦特是工程师,之所以一开始做得不顺利,是因为没有找到好的CEO;之所以后来还做出来了,是因为有人投资他。所以企业更重要,企业家才能把科技真正推到市场使用的前沿。

 

3. 现在硅谷的创新力在减弱,大公司越来越限制创新。而新的创新中心在崛起,比如西南偏南的奥斯汀。如果一个社会整体对创新的容忍度加大,就会带来一个变化,就是创新者的数量增多。作为企业家,最关心的是如何加快创新的速度、如何跨越早期采用者到早期大众的鸿沟。好的做法是,尽早找到你的早期采用者,和他们一起打磨产品,打磨到早期大众愿意接受。

 

4. 创新不止发生在技术发展的最早期,也不止发生在科技转化成产品的阶段。中国企业家利用自身市场优势,跟美国的科技、产品开发合作,帮助他做市场应用,帮他跨越鸿沟。在这方面,中国企业有自己独特的价值,帮助先进科技成功,这是了不起的价值。技术被大家广泛采用以后,社会的效率才能提升,科技才能真正焕发价值。

 

5. CES展示的产品是科技产业化到一定程度,将要做完的时候露出来展示给你看的,技术相对偏后期,所以在技术上没有意外。大家来看CES不是来看哪个新技术冒头的,而是来谈合作,来验证趋势,来根据趋势及时布局的。

 

6. 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机会在于软硬结合,人工智能算法加硬件,或者加数据。现在的机会是,用人工智能解决行业应用问题,如果这个领域带硬件,那是最好的机会。由工程师导向到用户导向转变,让用户用起来觉得舒服的产品才是好产品。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声明: 凡文章来源为"广新网"的稿件,均为广新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广新网",并保留"广新网"的电头及链接。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阅读延展

精彩